袁娅维:为什么流行要那么轻浮
分类:明星娱乐 热度:

袁娅维演绎的主题曲《说散就散》也传得街知巷闻。今年4月,她发行了第二张个人专辑《TIARA》,专辑风格与《说散就散》完全不一样:爵士、放克、魂灵乐等众多风格信手拈来,非常国际化。
  现在的袁娅维似乎分裂成两个天壤之别的形象:一个是活跃在音乐综艺节目和影视著作主题曲领域、唱红不少歌曲的“翻唱达人”,另一个是活在专辑中、自由地玩着魂灵乐的歌手TIA。“在音乐网站上,我的歌迷也分两拨。一拨说,我知道的TIA是唱《说散就散》和《阿楚姑娘》的,另一拨人说,我知道的TIA是唱《Love Can Fly》和《流花》的。” 在承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的时分,袁娅维笑着说。

袁娅维希望流行不轻浮
  谈专辑 我期望盛行来得没那么轻浮  距离上一张专辑《T.I.A。》现已有三年半时间了。在首专《T.I.A。》中,袁娅维尝试了华语乐坛较为少见的Neo-Soul(新魂灵乐);新专辑《TIARA》则被袁娅维定义为“Soul Pop”(魂灵盛行)。《TIARA》不如《T.I.A。》那么棱角清楚,盛行味道更浓,制造和演绎也更成熟。“有更多主流的东西出现在专辑里,但万变不离其宗,soul仍是我的根基,所以我把这张专辑叫作‘soul pop’,”袁娅维说,“我期望这里的‘盛行’来得没那么轻浮、没那么简略、没那么经不起时间检测。我期望它是有血有肉、不冷淡的一张专辑。
有些专辑,是用一张专辑讲一个故事;但我的专辑,是用12首歌讲12个故事,每个故事都在讲TIA。”对袁娅维来说,《TIARA》里的12首歌写的都是她在生活中的阅历和感触。尽管也有乐迷认为,《TIARA》主题性不强、风格稍微稠浊,但袁娅维很清楚专辑的方向:“我期望让咱们听到更丰厚的我,不想(专辑里)只出现一种声音。”
  谈伙伴 有种眼泪我只敢在他面前流  “发专辑对我来说是一件有仪式感的工作。”新专辑曲折多地录制,袁娅维为此付出了不少心力。制造进程也非常风趣:袁娅维跑到协作音乐人地点的城市,跟他们一同创造:“跟咱们一同创造,比一个人在家里写要爽许多,能够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。这样写出来的著作,有特性、有魅力,而不仅仅是别人给你一首歌,你就来唱吧。” 
 在香港,袁娅维跟方大同的团队一同在录音室里关了三天,兴致来了就唱,灵感到了就写。最后他们一同写了三首歌,新专辑收录了《孔雀与麻雀》和《远远的》两首。跟老朋友常石磊协作就更放松了,袁娅维一般会到常石磊家里,“咱们是闺蜜。(面对他)我很放松,累了就睡他家客房。第二天起来喝点茶、弹弹琴,就开始写歌。有时分唱着唱着我会突然说‘我给你做饭吧’,特别像家人的状况,所以咱们写出来的歌比较不一样。”新专辑中,常石磊贡献了《消失的爱人》和《别闹》两首歌,有别于其他歌曲的狂野和性感,这两首歌展现出袁娅维的细腻一面,“我跟他好到‘有种眼泪我只敢在常石磊面前流’,无论音乐仍是生活,他都是最了解我的。”
  值得一提的是,新专辑的榜首首歌《Lucky Rain》是袁娅维与王嘉尔的协作。两人通过《我国有嘻哈》的舞台知道:“他很可爱、很直接,乃至半夜给我打视频电话‘TIA姐我想跟你协作弄一张专辑,你唱我Rap好不好?’”不过后来仍是袁娅维自动促成了这次协作:《Lucky Rain》原本是没有说唱的,但她觉得这首歌很当代、很年轻,或许能够约请王嘉尔加一段Rap:“我其时抱着试一试的情绪发歌给他,他当天就说很喜欢,情愿录。咱们修改了两三次,加长了RAP的部分。”袁娅维既赏识也心疼这位弟弟:“他很仔细,在韩国使用睡觉的时间来录歌。不过他真的太忙了,仍是要注意一下身体。”
  谈听众 每首著作都有不同的缘分  袁娅维上周六来广州参加了音乐前锋榜颁奖礼并演唱了《说散就散》。也许许多人都不知道,这首歌是袁娅维翻唱的,她又一次做到了翻唱比原唱还红。承受记者采访时,她坦言这首歌的走红是个意外:“一开始《说散就散》找到我时,我还认为要让我写一首歌,特别振奋。后来导演说是让我翻唱一首歌,其时还挺丢失的。”袁娅维坦言,《说散就散》不是她会挑选的风格,但听了导演讲完电影的情节之后,她理解了导演挑选这首歌的原因。唱这首歌的时分,袁娅维让自己回归到一个“女人”的身份:“我也是一个有前任的人,我也受过损伤。这种情感表达,或许跟许多有过同样阅历的人产生了电磁波吧。”
  袁娅维认仔细真做了这么多音乐,红起来的却是翻唱的《说散就散》,她会觉得惋惜吗?袁娅维坦言:“我也期望自己写的《love can fly》《消失的爱人》《别闹》等等能够像《说散就散》那么火。但每一个著作都有不同的缘分,不能强求。(这些歌曲)爱它的人很爱,我觉得就足够了。音乐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工作,所以慢慢来吧,我觉得我现已很走运了。
有歌迷说‘TIA就该多唱些接地气的才会红’,他们特别期望我火遍大江南北;有歌迷就期望把我作为藏在心底的心头好。人是个对立体,我一向都在对立中寻找平衡。”在袁娅维看来,“商业”与“自由”并不对立:“正因为我做了左边的工作,我才更有力量做右边的工作。其实二度创造比原创更难,因为要脱离原唱的暗影。我期望在舞台上出现的著作都对得起自己的心、忠于音乐实质。”
上一篇:《极限挑战》第四季举办发布会 孙红雷当选第一 下一篇:双十一刚过 张曼玉急忙发行新歌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